一个空心村的再生之路

 

 

 

 

城市化进程让大量乡村人员涌入城市,农村空心化的问题随之而来。留守的老人孩童,残破的建筑景色,曾经让台湾乡村“哭泣”。乡土回归、文化传承,如何让离乡的年轻人重爱重返家乡?如何在农村再生中调动社会力量?如何让现代产业对接乡村发展?从台湾台南市后壁区土沟村的变迁中,我们或许能获得一些启迪。

 


 

 

 

 

01

 

 

土沟村的过去

 

 

位于台南县后壁乡的小村——土沟村,距台南市区60多公里,面积约400多公顷,拥有1600口人。早些年,这里还是个有猪粪味,有臭水沟的传统乡村。

和许多乡村相似,彼时的土沟村品也尝过“空心化”的苦痛。土沟村早年是台湾冠军米的故乡,而后因为产业结构改变,村里的年轻人宁愿艰难打拼在大城市,也没想回到故土。劳动耕作的年轻人越来越少,长期以来以稻作为主业土沟村全村水牛也仅剩一头。村中留守的,多是老人和孩童。

失去年轻和活力,“寂寞”的土沟村脏乱差,渐渐流露出破落之相。 

 

 

 

02

 

 

 

土沟村的现在

 

 

现在已成为台湾第一个“农村美术馆”,行走在村落间,处处是惊喜。

这里有台湾首座农村美术馆——优雅农夫艺术农场(前身为土沟美术馆,土沟是团队的名称,为英文TOGO的谐音),连田间水渠上都修建了彩雕座椅,普通的水笼头也被饰以各种造型,一群来织梦的大学生将这里打扮得很有艺术气质。数年间,土沟村已经从灰头土脸的小山村,蝶变成一位美丽村姑。

曾经的猪舍被修葺一新,成了居民们学习、活动的场所;八十多岁的老奶奶拿起画笔,成了村里的画家,在家里办起了画展;小朋友们用旧衣服扎起稻草人,点缀着美丽的田野;彩雕座椅被安放在街头和田间,供人们小憩;废弃的木料成了木雕作品;农家院里,响起了动听的歌声。

街边的农村美术馆也成为土沟最有特色的艺术标签。  

 

 

 

 

 

 

03

 

 

土沟村的蝶变

 

 

一变:社区营造

 

 

从全村仅剩一头水牛的“空心村”,到首座农村美术馆,再到“网红点”优雅农夫艺术农场,土沟村是如何完成华丽转身的?

土沟村首先做的,即是以“水牛”作为社区自力营造、创新的核心。2001年,成立“土沟农村文化营造协会”,最初号召居民处理村落的入口道路,接着发起抢救台铁五分车铁道活动,主动认养铁道,加以绿化美化;发动居民“动手做”,从自力营造小公园开始,参与社区营造过程,多人参与、边做边决,充分发挥了共识、参与的效果,强化了所有参与者的成就感。他们根据“参与式设计”的原则,在现场经数次讨论,决定牛舍的形式,联手为水牛建造屋舍。他们还融合艺术创作与空间改造,集体参与,就地取材,将荒废的猪舍变身为具有文化感的空间。

 

 

 

土沟的经验可以说是积极探索现代农村的生活模式。他们的社区营造经验有:集体决策,土沟的任何一项决策,总是经过长期的酝酿、讨论、修改,得到集体共识之后才去推动;从空间切入、自力营造到农村生活想象,土沟的空间改造可以说是化腐朽为神奇,经过改造的地点不仅消除掉破败的景象,更显出积极的精神,对于日渐失去自信的农村非常重要,通过改造空间,强化了社区居民的认同感。

 

 

 

二变:把返乡创业变成一件好玩的事

不少年轻人认为,落后的村庄束缚了他们的发展,但如果说,返乡创业是件好玩的事呢?

土沟村的蝶变和一群来农村圆梦的大学生密不可分。

2003年,一次机缘巧合,台南艺术大学建筑艺术所的一名研究生进驻土沟村,决心用专业所长改造这里。之后,经过十年的酝酿,由南艺大学学生自建的“田园艺攻队”,提出建造“农村美术馆”。

 

 

他自发在这里组织的社区团队,毕业后志同道合的伙伴们留在农村,纷纷创业,贡献所长。超过十年的时间,从小小的项目,一步步扩大,发展出一个崭新的观点,将农村变身为美术馆,人们在此学习农业、尊敬土地、儿童自然教育、城市人接近田园,还可以带回艺术家限量创作的文创商品。2013年,土沟村美术馆(现优雅农夫艺术农场)正式成立。

土沟村美术馆并不是一个实体美术馆,艺术展场散布在农村各个角落,游客游览美术馆需要拿着图纸寻找,或在村民的指引中参观,途中会经过农田、农舍等,一景一物都是农村艺术生活的大集成。

优雅农夫田园野趣执行长魏婉如曾说,1985年出生的她笑说自己在团队中资历最浅,只待了十年,其他成员都是超过十年以上的小伙伴。

因为家就在这边,刚好一个年轻的团队进驻,在地年轻人很自然地就回来了。不止假期回来,未来有机会土沟团队也会鼓励他们留下,不需要离乡,也没有返乡的问题。 

 

 

 

三变:农田不务农,做观光!

占地近两千坪的园区,原本是一个废弃三十年以上的农地,也曾是土沟美术馆的展场之一,而现在已成为一个热门的亲子度假胜地,一个独树一帜的艺文农场。

与其他农场不同,这里每一处细节都很用心。大型的艺术装置以废弃的木材制作,色彩缤纷的彩绘令人心情为之一振。为了提供更愉悦的度假体验,园区还设有大量的凉亭和椅子,有发呆亭、日式塌塌米小屋、孩子最喜欢的树屋和情人雅座等,幽默而实用。

园区内还有一大亮点,是提供限量四十份的田园餐食。食材全部采用当地小农的鲜米、蔬菜和作物入菜,在艺术家王国仁奔放的梵高式彩绘餐厅空间用餐,绝无仅有的体验令人惊艳。

餐厅里潮味十足的帅哥美女服务员,当然也不简单。他们是艺术家、文创设计师、身怀各种才艺,因为喜欢这个空间所以聚在一起,发挥专长共创理想。多数是台南当地大学毕业生留下来的创业青年。

从土沟社区工作队,到了土沟美术馆,现在发展成民营公司“优雅农夫艺文农场”,一路有迹可循。

一群艺术系毕业的学生,希望以自己的力量帮助农村,纷纷地贡献出绘画、木工、设计、创作、园艺规划、种植、手作课等才艺,在空旷的田间带领无数活动、工作坊。

 

 

创造就业机会

目前农场由三个创业团队组成:优雅农夫艺术工厂、优雅农夫音乐工厂、优雅农夫田园野趣,业务包括有园艺地景、活动设计、目前也加入餐饮和文创产品开发。

其总称为:优雅农夫艺术部落,其概念是这部落会越长越大,越来越多不同领域伙伴加入。一群艺术家以“村是美术馆,美术馆是村”的概念,将土沟农村打造成为全国第一个以社区为展览场域的艺术平台,不过,即使土沟逐渐成为台南观光亮点之一,但优雅农夫艺文农场艺术家仍未停止对农村的付出,继续挑战新的事物。

优雅农夫艺文农场有城市里接触不到的泥土和自然。这里鼓励亲子在大自然中野炊、享受食物、放松身心、放下手机瞭望辽阔的田园风景,有时间时可以到艺术家的工作室体验手作课,感受流汗和微风吹拂的真实。

 

 

艺文农场的网红不是一夕之间,而是超过十年的积累沉淀。

重要的是有一群年轻人相信可以改变农村的未来,当你有机会走进园区,所有身边的服务员都满脸笑容,乐意为你解说眼前的一景一物,一草一木,点点滴滴的故事,因为这也是他们亲身走过青春的故事。

从一群暂住在当地的艺术大学毕业生开始,他们用一种陶渊明式的生活创作环境,在10余年间里投注无限的创意、累积了可观的户外装置艺术。更珍贵的是,青年的返乡、回至农村,让一种新的农村生机在实验中茁壮成形。

青年返乡不务农,因为除了生产还有更多的事值得去做,农村需要青年人的关注和投入,可持续性经济或许是一种慢经济,但是却将所有利润一点一滴投入未来,健康的土地,友善的人,生生不息的自然,无惧的勇气,或许是现代社会最缺少的元素。

 

 

编辑整理 | 现代休闲农业研究院 ls

图文来源 | 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