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 | 乡村振兴新动能

《财经国家周刊》发表

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既是亿万农民的政策春风,也是工商资本的时代机遇。

 

2月4日,农历立春,24节气之首,一年农事活动之始。即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即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由新华社发布。

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第20个、新世纪以来第15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韩俊说,作为落实十九大精神的具体行动,一号文件描绘了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的宏伟政策蓝图。

在历年都提及的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方面,除了继续部署如何应对粮食安全等长期挑战,今年一号文件还提出“提升农业发展质量,培育乡村发展新动能”,指出要以产业兴旺为重点,加快实现由农业大国向农业强国转变

在诸多农业专家看来,这些工作部署既是“三农”工作新要求,也为乡村振兴明确了方向和思路,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以及投身其中的社会各界力量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汇聚全社会力量

 

振兴乡村不只是农民和农业部门的事情,更需要汇聚全社会力量。

在今年一号文件中,对此表述充分。比如,对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钱从哪里来”,文件明确提出,加快形成财政优先保障、金融重点倾斜、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投入格局。在强化乡村振兴的人才支撑上,提出要鼓励社会各界投身乡村建设,加快制定鼓励引导工商资本参与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

近五年来,已有不少企业和资本试水农业领域。城镇工商业乃至一些科技跨界企业向农业农村投资,把人力、财力、物力以及先进技术、理念、管理等带入农业农村,发展现代农业、绿色农业,已经成为一股新风潮。

在农业部规划设计研究院农村能源与环保研究所副所长沈玉君看来,这主要得益于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农业发展,政策导向不断向农业倾斜,农业从过去“被资本遗忘的角落”,变成了可吸纳过剩资本的“绿色经济”。

分享收获(北京)农业发展公司董事长石嫣认为,目前国内金融资本、商业资本,乃至中产群体,都面临着资本过剩的情况,农业领域真实可见的发展前景,自然吸引了社会各界资本。

首农电商CEO李志起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天然逐利性,此前某些资本对农业急功近利,低估了农业产业的复杂性、长期性和持久性。一些企业急于套利,心态浮躁,容易陷入到农业的短视发展困境之中。

某大型农业企业负责人认为,除了政策规范引导,还需要投身其中的企业和资本冷静思考,探讨和遵循农业农村发展的内在规律。

 

走好“七个之路”

 

此前一些工商资本“下乡”出现的困境,显示出农业发展路径的探索维艰。

“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温铁军说,现代化发展趋势下的农业,一般可总结为三种模式:盎格鲁-美利坚模式、莱茵模式、东亚模式。

东亚模式的特点就是人地资源高度紧张,通过国家和政府的战略干预,实现社会化农业生产、维持社会稳定。

与之相对应的是盎格鲁-美利坚模式和莱茵模式:前者以美英为代表,本质是西方对外扩张,大量占有其他的大陆资源;后者是前殖民主义宗主国的中小农场模式,以欧盟为代表。这些国家因为大量向外溢出人口,在殖民化之后造成人地关系相对宽松,虽然形成中小农场,但仍然没有跟殖民化大陆的大农场进行竞争的条件。

在温铁军看来,与欧美的农业不同,中国应该走出自己的农业发展模式。

韩俊说,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最大的亮点,就是提出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在此前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这条道路被归纳为“七个之路”,也即重塑城乡关系,走城乡融合发展之路;巩固和完善农村的基本经营制度,走共同富裕之路;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走质量兴农之路;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走乡村绿色发展之路;传承发展提升农耕文明,走乡村文化兴盛之路;创新乡村治理体系,走乡村善治之路;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走中国特色减贫之路。

韩俊表示,这“七个之路”的要求是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的主线和灵魂。在这一主线基础上,一号文件通过谋划一系列的重要工作抓手,搭建起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四梁八柱”,有针对性有步骤地提出了一系列强化乡村振兴制度性供给的重大改革举措。

 

让农民富起来

 

在具体发展方式上,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当前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在乡村最为突出,主要表现在农产品阶段性供过于求和供给不足并存,农业供给质量亟待提高等问题上。

对于如何化解这些难题,此前各方提出了多种路径与思考,而其中的焦点,是如何解决农产品的标准化程度低、质量差以及农业的效率低下等问题。

中国供销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温琦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为解决传统农业面临的问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出资搭建了“三农”服务平台,一方面向农民供应日用消费品、农业生产资料,另一方面帮助农民销售农副产品。

“为了保障农产品的绿色化,我们对几个关键环节进行了把控。”温琦说,通过对农资投入产品质量的把控、标准的输出和全程质量可追溯体系的建设,切实保障农产品的绿色生产和流通,提高农产品的附加值。

温琦介绍,从这些实践情况和成果来看,要解决农业标准化程度低、农业供给侧质量不高的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经济效益引导农民,通过指导和帮助农民进行标准化生产、标准化包装、标准化仓储物流,拓宽农产品流通渠道,实现农产品优质优价,从而增加农民收入,带动农民从事标准化农事操作。

“不要跟农民抢生意,也不要代替农民去做什么,而是要赋予农民更多的能量,给予他们更多的销售渠道和标准化操作方式。通过标准化实现绿色农业,让农民富起来,农业发展质量自然而然也会跟着提升。”温琦说。

 

“三农”新时代

在温铁军看来,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目标的提出,意味着我国“三农”发展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在他看来,农业1.0版现代化,主要是通过土地规模化获取更多绝对地租,借以形成剩余价值,为工业化提供原始积累;2.0版农业现代化是用工业的生产方式改造农业,也叫做设施化农业、工厂化农业。

农业3.0是以综合性农协为载体的农业三产化。比如2006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强调了农业的多功能性,提出第三产业与农业结合;2016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明确了农业要一、二、三产融合的指导思想,

2018年一号文件进一步提出了乡村振兴的阶段性目标: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

温铁军认为,中央在新时代提出的新目标,可以看做农业4.0阶段,一方面在手段上要加强制度和“互联网+”技术供给,发展现代农业,另一方面在理念和模式上,要实现社会化、城乡合作互动、生态化、覆盖“三农”的新型现代化农业。

这已经超出了单一发展农业和农村经济的范畴和思路。“以往的中央一号文件讲农业问题、讲农村经济发展讲得比较多。”韩俊说,今年的文件按照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对统筹推进农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都作了全面部署。

韩俊解释,乡村振兴是以农村经济发展为基础,包括农村文化、治理、民生、生态等在内的乡村发展水平的整体性提升,是乡村全面的振兴。

 

 

编辑整理 | 现代休闲农业研究院

图文来源 | 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及时删除